首页.学术研究.网络讲堂
让儿童在博物馆感知“美”

 

        蔡元培先生这样解释美育:“人人都有感情,而并非都有伟大而高尚的行为,这是由于感情推动力的薄弱。要转弱而为强,转薄而为厚,有待于陶养。陶养的工具,为美的对象;陶养的作用,叫做美育。”蔡先生将其称为“审美教育”,蔡先生还提出了美育宗旨:拓展主体、完善人格、美化人生。在民国时期,蔡元培先生提出的国民美学教育有非常深入的价值和意义,今天看来,蔡先生的国民美学教育理念依然让我们有所触动。笔者认为,关注国民美学教育尤其是代表民族未来的儿童美学教育意义深远。
        一、儿童美学教育的重要性和方式
        在今日之中国,美学教育是儿童全面发展教育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儿童美学教育的宗旨应是在培养儿童健康心理、健康情绪基础上,完善其人格,进而美化其人生。美学是与人类幸福有密切关系的一门学问,当代人,需要用美学的观点、方法,提高生活质量并建设新的生活。
        美学史上,康德从心理学角度揭示出美感活动的内在矛盾。他在《判断力批判》中着重研究了作为美感活动的主要心理因素的想象力和理解的协调统一的问题。他认为,人的鉴赏活动完全是一种主观的心意状态,在这种心意状态中起作用的,一方面是想象力,一方面是理解力。想象力是具有创造性的、自发的,因此完全是自由的;理解力是我们认识客观现实的能力,它要符合客观的规律,按照客观的规律活动。因此,想像力和理解力是矛盾的,但他们又是统一和协调的。美感的规律是一种没有规律的合规律性,是想象力和理解力在主观上的和谐。 康德把美感称为“审美判断”,他认为美感虽然是感性的、个性的、主观的,但他又具有普遍必然性。
        总体说来,美感中的多种心理因素互相推动、彼此渗透、返往流动,是一个相当曲折、复杂的心理过程,审美中的情感是以感知、表象为基础,以理解、想象为动力,同时在审美中,审美对象所引起的感知、表象又带有一定的理解和情感的因素。美感就其主要方面而言是情与理、形象与思维、感性与理性的矛盾统一的心理过程。 
        美感既很大程度上来自天赋、个人成长,更多的也需要有意识的培养,美学教育尤其是儿童美学教育,对孩子的成长发育、个性培养有着积极的意义和价值。儿童的审美过程包含审美直觉阶段、审美反思阶段和审美表达阶段,这三个过程彼此依托,循序渐进,使儿童在审美过程中得到一种满足。审美活动后审美主体会产生审美心理上的变化,这些变化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直接的审美判断和审美欲望,二是间接的审美趣味和鉴赏力的提高。康德认为美是想象力与知性的统一,最终使审美主体产生安宁平静的审美愉悦。对儿童来说,儿童在审美心理完成后也能够产生安宁平静的审美愉悦,笔者认为,这种逐渐累积的审美愉悦为儿童的成长产生良好而深远的影响。
        美学教育不仅帮助儿童在色彩敏感、审美意识萌芽时期对其性格人格构建产生积极的影响,并且能够帮助儿童培养积极的想象力,帮助建设改善亲子关系,因此儿童美学教育不仅不能缺失,而且有重要的意义。
        儿时培养的审美能力和高品味的审美趣味,会让孩子受益一生。家长和孩子一起进行的审美体验,作为亲子活动既能促进亲子关系建设,也会对其潜移默化地对其熏陶,影响孩子的性格进而影响孩子的成长。
        幼儿美学教育包括艺术美、自然美、社会美,其教育方式多种多样,既包括阅读、绘画、音乐、舞蹈,也包括很多其他形式的审美体验,这些审美体验在特定的环境下都会对幼儿产生良好的影响。
        二、博物馆儿童美学教育的特点和方式
        很多生活在城市的孩子由于远离了自然,缺少对美的发现和了解、认知和尊重,只有懂得美才能更好地生活,如今美最好的表达方式之一的艺术已经不再是当今生活的奢侈品,而是幸福生活的必需品。而当今的博物馆则是进行儿童美学教育的一个重要场所。
        笔者认为,博物馆美学教育的特点有实物性、空间延展性、媒介性、选择性、故事性、探索性、知识性等。博物馆的这些特点对于儿童美学教育应该说大有裨益,从儿童认知心理出发,博物馆里进行的儿童美学教育会更有针对性,更有新意和适用性。
        美育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培养孩子的审美能力。而美的欣赏能力比美的创造能力更重要,一个对美不会欣赏的人,很难想象他能创造出美的事物来。儿童美学教育就是对儿童教育进行审美意识、审美情感和审美能力的培养过程。
        让儿童产生审美认知,培养审美感受力,首先要用美包围儿童,让儿童在美的知觉中自然选择。因此,博物馆作为文化殿堂,作为收集、保管、研究展示人类文化艺术宝库的场所,要在儿童美学教育方面进行思考和科学实践,以期达到真正帮助儿童提高审美能力的作用。
        儿童教育不可生硬教条化,博物馆儿童美学教育要尊重儿童的生理心理特点,从儿童的生理心理特点出发考虑对儿童进行美学教育。由于审美思维不同于科学思维,具有直觉性、形象性、情感性、整体性,发散性,博物馆必须要注意审美环境生活性和审美内容适当性。博物馆的儿童美学教育,必须要重视儿童的心理和认知特点,充分满足儿童对色彩的敏感性、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对和父母互动需求的心理,让孩子和家长在博物馆参观中变得更加亲密。
        博物馆要注意创设宽松的心理环境,让儿童在轻松、自由、活跃的气氛中感受美。审美体验必然是在一种让儿童感觉安全、平和、愉快的氛围中进行的,如果环境是恐惧甚至是紧张的,那么可能不仅起不到审美教育的目的,反而会对儿童造成心理上的伤害。
        博物馆儿童美学教育还要充分尊重儿童的审美情感,满足儿童的好奇心。博物馆要帮助儿童进行审美情感的积累,以儿童心理特点为基础,探寻儿童的认知特点,儿童一般都自我中心,心理投射能力强,有强烈的好奇心,对未知事物的探究欲望强烈。美是情感表现的形式,这种形式与儿童的情感容易碰撞,产生物我交融的审美情感。
        博物馆儿童审美教育还应该注意创造条件启发儿童表达自己的审美感受。博物馆正是要通过多种形式对审美对象用润物细无声、寓教于乐的形式,审美教学方法具有一定的游戏性,在快乐的环境中让儿童产生积极美好的感情。博物馆的美学教育要让儿童产生开放的态度,教给儿童表达的技能,良好的情感表达能力对他的情感管理,情绪控制都会有良好的作用。
        儿童美学教育还需要考虑亲子关系和亲子教育。博物馆作为一个文化殿堂,对于家长和孩子而言,参观博物馆,参加博物馆的活动既是一个学习知识的过程,更是一个休闲娱乐、提升亲子关系、促进亲子交流的好机会。这就对博物馆提出了新的要求,即在其固有的特点之中,增加其亲子活动的空间和时间。首都博物馆的七彩坊2012年5月举办绘制沙燕儿的亲子活动。爸爸妈妈陪伴孩子在首博工作人员的组织下亲手绘制老北京的风筝,并了解沙燕儿的历史文化,绘制后赠送孩子们风筝线并合影留念。
        笔者在苏格兰儿童博物馆里看到一个展厅的陈列柜里有很多精美的茶具,还有图文结合介绍英国下午茶的传统由来等,展厅靠近窗户的一个角落里,有方桌子和小板凳,上边还有一些塑料玩具包括一套茶具、烤面包机、面包等,孩子和家长走累了,可以坐在这里玩过家家游戏,模拟一下下午茶。
        博物馆的美学教育还体现在人文关怀上,苏格兰国家画廊在家长带孩子一进入场馆后,服务人员就会微笑着打招呼,并送上一张非常有趣的宣传品,上面有针对孩子的纸上游戏,画了一个穿红裙子的小女孩,说这个小女孩找不到她的外祖母了,你根据宣传品上给出的描述性提示文字画出来这幅画,通过她的参观路线的描述,就可以在国家画廊找到她的外祖母了,孩子立马被吸引了。
        目前,国内外博物馆都在积极地进行儿童美学教育,因为儿童代表了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博物馆参观习惯以及美学欣赏能力,都要在儿童时期培养形成,等这些孩子们长大成人,他们形成的博物馆参观习惯必然会影响他们的子女,影响他们的生活习惯。在国内外的美学教育实践中我们不难看到,很多有价值的博物馆儿童美学教育必将在实践检验后更加完善,更加值得我们研究思考,博物馆也必将在不断的研究、实践、再研究中不断提升自身的博物馆儿童美学教育水平。
        三、博物馆儿童美学教育的前瞻和建议
        随着近代西方美学学科的建立,“审美教育”问题最早由德国作家、哲学家席勒明确提出。席勒不仅是一位优秀的诗人与剧作家,同时他还是一位美学教育家。在《审美教育书简》中,席勒提出了一系列的重要命题,例如“让美走在自由的前面”、“道德状态只能从审美状态中发展而来”。
        在美学教育中获得的审美经验迁移到自然美育和社会美育中,有助人们对自然美、社会美的欣赏。笔者认为,儿童美学教育的核心是真善美的教育,是让孩子产生对真善美的感情和追求。在大英博物馆、Fitzwilliam博物馆等博物馆里的很多艺术珍品,其主题就是表达真善美的,比如一些母亲亲抱着孩子、母亲哺育孩子、阅读的女人等雕塑作品、表达劳作主题以及一些清新自然的风景画等类型的画作,其传达的内容均是真善美、靠近人类最本真的东西。
        按照美学的规律,通过各种审美教育媒介,有目的地提高他们对审美对象的鉴赏与创造能力,培养他们的审美心理结构,最终达到个体人格的完善,实现我们的美学教育目标。具体来说儿童美学教育有两个目标:第一层目标,促进儿童对美的敏感性以及审美感受和审美表现与创造能力的发展;第二层目标,促进儿童的人格健全,为其塑造完美人格打基础。
        对博物馆而言,博物馆儿童美学教育要注意教育内容的真善美,教育孩子们靠近人类本真的东西,同时兼顾教育内容的系统性、完整性,在形式和态度上,博物馆人要俯下身多用儿童的视角看事物,在色彩和趣味性上让儿童印象深刻,得到启迪。
        同时,笔者建议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博物馆一些展览的展线上适当增加儿童展线设计。博物馆这种展线设计不仅可以满足成人参观的需求,还满足了展览中亲子的互动和学习教育,同时也体现了对孩子作为参观主体的尊重和重视。有些展览不妨作些亲子宣传品,增加一些儿童参观博物馆的礼仪以及一些参观的提示信息。笔者认为儿童美学教育的关键在于博物馆有吸引儿童并让他们喜欢的展览内容,并且让他们学到受益的知识。
        当一个孩子在博物馆里发掘出数不清的快乐,参与进去并且对展品,对展览的游戏依依不舍,对博物馆传递的信息真正有了兴趣并且愿意反复多次来探寻这些美好的事物,我们博物馆的儿童美学教育就是成功的,可持续发展的。
        博物馆的美学教育意义在于,当一个孩子在其间逐渐了解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美、什么是真正的知识,他们就会在未来的人生路上,把美渗入到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而我们作为博物馆人,就是要在博物馆的每个角落,符合他们心理地创造美,展示美,供孩子们来发掘、探索,让他们健康成长,更好地发挥博物馆的教育职能。

------------------------------------

张涵主编:《美学大观》,河南人民出版社,1986年12月第一版,第269页。
张涵主编:《美学大观》,河南人民出版社,1986年12月第一版,第299页。

(刊登在:2012年11月28日《中国文物报》博物馆周刊第84期第6版 “理论”专版  作者:杜莹  编辑、发布:叶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