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学术研究.网络讲堂
西周燕国的建立标志着京津冀地区
正式纳入中原王朝的统治

        据《史记•燕召公世家》记载,周武王灭商后将自己的一位兄弟召公奭(shì)分封于燕。由于文献语焉不详,燕国位于何处,从汉代至20世纪争议不断。一直有观点认为,太保召公奭贵为辅国三公,封国不会距离宗周镐京(今西安市长安区西北)太远。20世纪60年代,考古工作者在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发现了西周燕国都城遗址,证明燕国就封在以北京为核心的京津冀地区,这标志着京津地区从西周早期开始正式纳入了中原王朝的统治之下。千年之谜虽解,人们不禁还是会疑惑:召公奭为什么会被封在周王朝的边陲北疆?


燕国古城址北京市房山琉璃河董家林古城遗址

        首先从历史背景来看,周作为一个小邦,却灭亡了中原强大的商王朝,因而周朝统治者非常重视总结王朝兴替的经验教训。对中国历史影响极大的分封制度、礼乐制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封建”一词在现代是贬义,在古代的原意却很高大上,是指“封土建邦”,也就是分封制度。《礼记》等古文献记载,周王将一些同姓、异姓贵族册封为诸侯,授给其封地、民众(此即封土),让诸侯在封地上建立诸侯国(此即建邦),开疆拓土、拱卫周朝。礼乐制度则从意识形态领域将分封制度固化。西周分封制度与礼乐制度双管齐下,使中原王朝的统治区域、华夏文化的影响区域远远突破了夏商时期据守的黄河中游地区,为后世中国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从政治形势来看,考古发掘表明商人在建立商王朝之前活动于冀南卫河、漳河流域,《竹书纪年》还记载商王朝曾定都于今邢台地区,可见冀中南属于商人传统势力地盘。《史记•周本纪》记周武王灭商后,将商纣王的儿子武庚仍封在豫北殷商故地,并将自己的三个弟弟分封在周围监视武庚,史称“三监”。周成王即位后,失国的武庚、未继承王位的“三监”在郁闷中一拍即合,发动了叛乱,被太傅周公旦平定。显然,分封一位可靠的诸侯监视河北地区的殷商残余势力成为周王朝的迫切任务。考古发掘也在琉璃河西周早期燕国墓地发现了独立成区的商遗民墓地,这些商墓还保留着棺下腰坑殉狗、墓内殉人等典型的商人葬俗,出土铜礼器也多有商人族徽。这进一步证实了燕国建立初期,治下还有相当数量的商遗民。


北京市房山琉璃河251号墓青铜礼器出土情况

        再从地理区位来看,北京地区南控中原腹地,北望草原地区,是中原王朝扼守北疆的北大门。周王朝的统治推进到河北地区,必须派遣重臣镇守这一枢纽,堵住草原民族南下之路。

        克盉:克盉器身铭文记述了周王册封召公于燕的史实,证明燕国始封地在今北京房山琉璃河一带,也说明第一代燕侯并非召公奭本人而是其长子“克”。

        最后再看另两位“三公” 的封国:据《史记•周本纪》记载,太师太公望(就是那位钓鱼的姜太公)封在营丘(今山东淄博)建立齐国,太傅周公旦封在曲阜建立鲁国,以监视殷商残余势力、镇抚强大的东夷土著势力。此外,《史记•鲁周公世家》记载鲁国的第一代诸侯是周公旦的长子伯禽,琉璃河燕国墓地出土的克盉、克罍铭文记载燕国第一代诸侯是召公奭的长子克。看来三公都很忙,所以委派长子就封,次子则在宗周世系自己的官位。

        堇鼎:堇鼎是目前已发现的体量最大的西周燕国青铜器,鼎腹铭文记载了燕侯派大臣“堇”去宗周(今西安)给太保送美食,进一步证明召公家族一支在王都担任太保辅佐周王,一支在燕国为侯,与克盉、克罍铭文互为佐证。

        综上所述,三公的封国都是对于周王朝极为重要的边疆重镇,是周人向四边开疆拓土的殖民基地。从这个角度也就更能理解以北京为核心的京津冀地区对于历代中原王朝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其实把召公封在边陲北疆也有一个好处——远离是非之地。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互相攻伐兼并,许多身世显赫的诸侯国消失在历史之中。而燕国则是秦统一前最后一个被灭的诸侯国。所以司马迁在《史记•燕召公世家》中感叹:“燕……于姬姓独后亡,岂非召公之烈邪?”

       

 

 

撰稿:冯好
编辑:杨璠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