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学术研究.网络讲堂
说说修筑明代北京的门户
——山海关长城的几位明代将领

        “两京锁钥无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说的是坐落在关外的沈阳和关内的北京之间的山海关,是扼守明代北京东面门户的重要关隘,堪称明代北部万里边疆的第一雄关。山海关七城奇正连锁,长城一线中穿,城墙、关堡、烽燧、敌台构成了勾连山岭、陆地、滨海的完整的关防体系。在其修筑史上,有这样的七位重要人物,续建不绝,累积其功。

        明初大将徐达是山海关建关设卫的第一人。徐达平定北方之初,留守燕蓟,在塞上草原与华北平原交接处的燕山山脉修筑长城,“修永平、界岭三十二关”,山海关即是其一。这个位置的选择体现了徐达在宏观军事战略和微观地理形势上的远见卓识。

        进士出身的谭纶“沉毅知兵”,曾统领戚继光、俞大猷等在福建抗倭,隆庆年间以兵部左侍郎总督蓟、辽、保定军务,期间修缮长城,加强京师左近的防务。山海关长城上有六座敌台明确记载为谭纶任上主持修筑。

        与谭纶类似,同为进士出身的刘应节在万历初以兵部右侍郎总督蓟、辽、保定军务,也主持修建了山海关的六座敌台。

        文臣知兵而渐为武职中之干员,在明代后期很是常见。进士梁梦龙在万历年间继刘应节之后总督蓟、辽、保定军务,曾连奏大捷,升兵部尚书,又以修边墙之功加太子少保衔,这其中就包括了修筑山海关上的两座敌台。

        戚继光是明代修筑山海关长城的最重要的人物。隆庆初,戚继光由东南抗倭前线北调,先是总理蓟镇、昌镇、辽东、保定诸处练兵事务,后改任蓟镇总兵,镇守蓟镇、永平、山海关一带。在任十六间,戚继光将包括山海关在内的千里蓟镇长城建造、提升为一个设施齐全而严密的军事防御体系。其中攻守功能完备的二层空心敌台的修筑,堪称戚继光最重要的功绩之一。戚继光在山海关长城上共修筑了十七座空心敌台。空心敌台“内卫战卒,下发火炮,外击敌贼,贼矢不能及,敌骑不敢进”,对敌人的威慑力无疑是巨大的。戚继光还在山海关增建烽燧,为此前未有,计十四处。今存的“镇虏台”就是戚继光亲自命名的烽燧。

        此外,山海关老龙头“入海石城”也是戚继光的杰作。入海石城构筑奇妙,墙体全部由体量硕大的花岗石砌就,石块之间凿榫以灌注铁汁,使其扣连,下部与海底岩石连成一体,虽经数百年海涛冲击、侵蚀而尤屹立如初。

        依然是进士出身的杨嗣昌,崇祯年间曾任山海关兵备道(明制于各省重要地方设整饬兵备的道员,多为兼差)。期间修筑了南翼城、北翼城和海防城堡“宁海城”,此举加强了山海关关隘体系中濒海和南北侧翼的防守能力。

        吴三桂或许称得上是压垮明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即便是这样的角色,也曾对山海关稍增其制。李自成兵破北京,身为辽东总兵的吴三桂率勤王之师滞留山海关,在大顺政权与关外满洲之间观望犹豫时,修筑了山海关东面的哨城“威远城”。威远城是山海关修筑历程的休止符,某种意义上也是明北京的休止符——此后清兵入关,大明北京就成了大清京师了。

        破“门”而入的多是贼寇,孔子说“谁能出不由户”,京东的门户——山海关的修筑及修筑他们的人也在演绎着类似的“出”、“入”故事,这或许也是京津冀一体的一种简单而直观的解读吧!

 

 

 

撰稿:章文永
编辑:杨  璠

      分享到:
更多